画画世界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“收藏”与“收货”的误区——与准收藏家乐兵先生聊天录

  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0-02-24 13:22:04 来源:网络




          由于鄙人特立独行的个性和不外人惑的行事作风,着实在艺术市场和艺术界令一些人不舒服了。但我依然不准备改,因为我觉得我不能睁眼说糊话。就向这篇对话录,有人看到了,会又一次不舒服的。

          我们的对话地点,是在上海的三象画廊,一边喝着由谢海提供的“明前茶”而开聊的。

          乐:“阿甘,我最近买了不少上海×××和×××,及他们同时期画家的不少东西,我现在也不缺钱花,想就此捂一捂,过了十年八年的恐怕就不一样了。你在这方面是多有研究的,你看值不值?”

          仲:“不值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不值,这么肯定?为什么?”

          仲:“我跟你说个故事吧,几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,题目叫《寿终正寝的吴门画派》。文章的主要意思就是说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,也就是“清末民初”以来,从吴昌硕始,也从吴昌硕终。因为昌硕公是画得太好了,不仅题材广泛,而且在创作上,也是大千世界无所不包的;而放眼看今日之大写意画家,大多是大同小异的雷同作品,陈陈相因之作,而无一丝自己的创作的东西,请问这样的作品到底是谁的作品?又有多少艺术价值只得我们去保、藏?”

          乐:“这么说,就不值得去买了?”

          仲:“首先要弄清,你是收藏的,或只是挂挂的?你要是用来收藏的,那么它就不值,如果只是放在家里挂挂,那么它就太值了。有些东西并不是年代越久越值钱的!‘秦砖汉瓦’够久了吧?但是‘汉罐’只要100元人民币就能买上一只了。所以你要记住:‘收藏’不是‘收货’,‘收藏’就是要学会鉴别和鉴赏;‘收货’就不同了,是管他好坏先收来再说。‘收藏’和‘收货’仅一字之差,但是它们的属性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好像是有点道理,那么照你这样说,收藏这些画家的作品,就没有什么意了?”

          仲:“基本上没有多少大意义!你有花那么多的钱去收藏一些没用的东西,还不如以“零存整取”的方式去买进一张,真正的名人字画,或关注有潜力的,有自己面目的画家作品;那么在经年之后,他的一张作品,可顶你收那些画家一‘车皮’的作品。”
        乐:“有这么说话的么?”

          仲:“好,我举个例子吧:在清末民初的上海,也就是收藏界常说的海派画家中,像蒋廷锡、邹一桂、潘雅声、改奇、费丹旭、王小媒等等,一大批这样的画家中,在当时可以说都是不错的画家,然而还是不能与虚谷、张大千、齐白石、(三任他们)、吴昌硕们相比。我82年到上海时,像齐白石和吴昌硕的画,三十几块钱就买到一幅不错的作品了,是当时最贵的。而潘雅声们的画几块钱就能买上一幅了。可不是,以前最贵的,先在还是最贵的,吴昌硕们的一幅画就可以买到潘雅声们一“车皮”的了。我在这里并不是说潘雅声们的作品就不好!但是,假若是收藏,他们就不如吴硕昌们的作品有价值的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阿甘,听你这样一说,我到真有点开窍了。但是,目前世面上的一些画家,似乎都很不简单的,比如谁是谁的学生?谁又到中南海、人民大会堂去画画了!前天某画家的作品还拍了几十万呢?这又怎么解释?”

          仲:“你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,当然这个问题,我在不同的场所里,就类似的问题也曾说过。其实,从收藏的角度来说,谁是谁的学生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怎么样?学生有二种类型:一类学生是和老师画得一模一样,几可乱真;第二类正好相反,是没有一点老师的影子,成竹在胸,笔墨入纸,画什么全靠自己的本事。第一类学生,画地为牢,没有多大出息;第二类学生,只要刻苦用心,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器!所以我们应关注第二类。至于说到中央级的单位画画,这并不能说明他的作品就怎么了,真正的收藏家从来不关心这个;有的画家把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也放到画册里去,以增加自己的知名度,如果我们都能静下心来想一想,就会明白这种举动已不是艺术的目的了。‘拍卖’的价格还能相信吗?如果收藏以‘拍卖’价格,作为自己的收藏指导和参考的话,那你离讨饭的队伍就不远了!到时你乐兵兄,就‘乐’不起来了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哈哈……有这么严重吗?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,现在是好多画家的时间不是用在创作上,而上用在打理名气上;拍卖行中,好多画家我连名字都不知道,可是作品一拍就是几十万,弄得我们无从下手。”

          仲:“我给几点意见全作参考啊:一是不要太迷信拍卖的价格;二是收藏家要收藏家的风范,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固执和坚持,到专业性和诚信度很强的画廊里,选出并且锁定一、二个画家,每年定期买进一些;三是要理解收藏的真正意义是喜欢和陶冶,其它诸如财富之类都是附带来的。记住这三点,我敢说你收藏字画就不会出现太大的误差了!”

          乐:“是啊,先前我也听说过收藏字画种种高论,但是听你这么一说,就比较实在。在收藏中,有的人喜欢收藏已故画家的作品,有的却又偏好于当前画家的作品。说卖当前画家的作品,有问题的话可以‘验明证身’啊什么的。那么收藏字画从‘何时’、从‘谁’比较好呢?”

          仲:“你这话一说,我们的话题又回去了,啊!。其实:收藏已故画家的作品也好,当前画家的作品也好,那都是个人的喜好,我们不去评说。但是无论是谁的作品,都要以作品本身的艺术风格、价值来说话;而不是陈陈相因的作品。有眼光,有定力的收藏家从不直接与画家本人讨论作品的真伪,因这里的弹性很大,他反过来倒过去都能说,那么你听谁的呢?从目前我掌握的情况来看,我们只有那么几位不多的收藏家!当然‘搬运工’式的倒是不少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那么,阿甘,你知道的几位收藏家都是什么样的?怎样做才是真正的收藏家?”

          仲:“我知道的那几位,他们从不‘收货’,他们只买自己认为值得的东西;真正收藏家也不神秘,只是比别人多个研究的心眼而已,而且他们都是从画廊起步学收藏的。‘拍卖行’成就不了收藏家,那里聚集的一半都是‘收货’的主儿,与收藏家还不能相提并论的。收藏家从画廊开始学收藏是正道,他会关注画廊推出的艺术家,做好研究、记录和跟踪作品去向的案头工作,这样做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,就是一个作品的流传有序问题,多年以后一看到某件作品时,从那里来便一清二楚了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阿甘,今天与聊这些,对我来说是大有收获的,也会影响到我的收藏观。以后我要买东西,一定要先请示你啊!”

          仲:“请示是不敢当的,不会买错是有保证的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目前新人的作品值不值得买呢?”

          仲:“值,但一定要看作品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怎么看呢?是漂亮?还是什么呢?请明示?阿甘。”

          仲:“当然不是漂亮了,光漂亮有什么用,大红大绿的东西那是‘花被单’。要从构图、技法、着色、风格上去研究;构图‘清远’的作品,那怕雷同一点都没关系;重要的事作者创作态势,这点是重要的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我以前就买过不少花花绿绿的作品,如今看看确实不怎么样!”

          仲:“天下的道理是一样的,只是有人把握得好而已吧!只要‘收藏’不要与‘收货’混淆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乐:“哈哈……,这下不会混了!”

          仲:“那就好!等你买到东西时,可别忘了叫我欣赏啊!”

          乐:“怎么会哩!”

          仲:“要不,今天就先聊到这,下次接着聊?”

          乐:“好呀!”

        知识搜索
        More..
        名人堂
          More..
          艺术展讯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28(s)   5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404(mb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