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画世界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山水画画理.炼形

  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0-01-22 10:19:52 来源:网络

        诗需炼字,字字珠玑,画亦需炼形,而形形传神。中国画对于形的认识历来有独特的看法。苏轼说:“论画以形似,见与儿童邻。”齐白石则说:“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,贵在似与不似之间耳。”这里的似与不似皆是对于客观事物而言。绘画本来就是形的艺术,其实,“似”与“不似”皆形也,只是有具象与抽象的差别罢了。而齐白石说之“似与不似之间”的形,既是画家所炼之形。
          中国画这种以“似与不似之间”为形之品评标准的独特艺术观点,大略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,尤其是来自佛学的影响。《金刚经》认为:“凡所有相皆是虚枉。”相就是形象,说其虚妄是因为形器世间,也就是物质世界的一切,无时不在变化中。所谓“四大皆空,五蕴非有”,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三世一分钟也不曾暂停。就象是梦幻泡影般把握不定,而世人不知其幻,往往穷毕生精力去追逐,迷恋、竞争,实在是愚蠢之极。所以佛陀慈悲为怀,指导众生抛弃其虚幻,而回归那个真实不虚、如如不动的本体。这就是中国画所以不重视“形似”的理论根据,因为“形似”只是事物的表相而已。但是,既然这实有的物质世界(也就是有`形似)并不可信,那么彻底否定它(也就是绝对空,即不似)对不对呢?也不对,那是因为世间万物在一定时空条件下,视之有声、闻之有色,触之有物,又的确明明白白存在着,所以无论有,还是空,都不绝对正确。那么正确在哪里呢?其实正确也不离乎空、有。所谓“道不可离,可离非道”那么惟有不离空、有,亦不执着空、有,从容中道,才是接近正确的途径。从绘画而言,这和齐氏“似与不似之间”的审美观点不是若合符节吗?只是这个“似与不似”之间,即不是形似,也不是不形似,且不可误解为一半形似或一半不形似。而是似与不似之形的融汇与升华,是画家真性情,即精神气质与山川自然景象的巧妙结合和再创造,是真形的熔铸和提炼,即所谓之炼形也!
           形有百态万状,画有美丑妍媸,然而妍媸美丑皆属表相,不可凭借,画虽以真善美为标准,然毕竟以真字贯穿始终,故中国画尚质朴、忌浮华,尚内美、忌粉饰,多有寓美于丑 ,怀真于朴的造型格致。就像黑头钟馗,虬髯张飞的形象分外讨人喜欢一样,即便是貌若天仙的西子、王嫱,如果涂了一层厚粉,也会大煞风景。还是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为好。画同此理,所以,中国画之炼形的标准,颇有宁拙勿巧,宁丑勿美之倾向。是以有青藤、八大、昌硕、白石、黄宾虹诸大家出,一个个蓬头垢面,如散僧入圣,胸藏风云者也。但此所谓拙者非拙,是大巧若拙。此所谓丑者非丑,是真美寓于丑也。是皆可为炼形者参照。“且山水之大,广土千里,结云万重,罗峰列嶂,以一管窥之,即飞仙恐不能周旋也。所以必当”测山川之形势,度土地之广远“,约略众形,取其概要,然后“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。所以,形愈简,而神愈全,形简如筛糠见米,去伪存真;神全则遗貌取神,灵光独回。不去伪难以显真,不简形何以全神?所以简行就是全神,全神全赖炼形也。于是,万仞之山,廖廖数笔可状其形势,百尺之泉,仅留寸白线可状其仿佛。长松挂壁,笔出斜势传神;游人隐约,约略数点即成。至于亭榭、楼台、桥梁、舟车,皆不可以谨毛失皮,皆当以概括、约略之法炼其形。清画家恽南田这样说:“画以简为尚,间之入微,则洗尽尘滓,独存孤回,烟鬟雾鬓,敛容而退矣!”可见,炼形之功,又不惟全神也,尤其可以避免俗气,创造高雅之境界。我们翻看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,尤其是八大山人的山水册页,其中之形可谓简之又简,而画家真性则油然逸出画外。此即炼形之功。
          因着画家的性情、气质、世界观、文化素养、审美品味,以及地域、风土人情、师承等因素的差异,画家对于形艺术语言锤炼的格致亦有所不同,或严谨,或洒脱,或高逸,或朴拙,或苍秀,或箫索,于是有董巨之蕴籍、荆关之雄奇,八大之冷峻,倪迂之飘逸,于是有刘李马夏,王黄倪吴,石涛、石溪 ……于是有变幻新奇,丰富多彩的中国山水画艺术形式,其炼形之功,不亦伟哉!
       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,那就是切不可把“炼形”误认为“变形”。炼和变虽一字之差,却是意旨殊别。当代风行的变形说,是为变形而变形,是主张装饰趣味的工艺手段之一。多有做作扭屈,以丑怪为美者。其实丑和美是一对完全不同的概念,甚至有人用“丑即美、美即丑”的诡辩来混淆其界限。我们说,张飞、钟馗之黑丑,仅是表面现象。而其正直,善良、勇敢,仁爱的品德和真率的性格,则组成了他们内美的特质。世人所喜爱的是其内美,是内在的真与善,并非黑、虬髯的表相,只是出于对其真与善的顶礼膜拜,以至可以爱屋及乌罢了,更何况黑头虬髯并非真丑也,而是一种雄放大气的美质,且黑头虬髯的内层 ,却又显露出笔墨韵律的形式美感,故不可以丑视之也。如果仅仅是为了追求丑怪,甚至以丑怪为美的话,那不是糊涂,就一定是误会了。如八大山人的画,因其特殊的社会经历,而厌倦了尘世之喧嚣和扰攘。故其逃世的心态在其画作中表现出寂寥,甚至萧索的境界,其实寂寥萧索乃是一种美的理致,可以使人发世外之思,是逸士高人心态的真实流露。至于有人故作混乱浊败之笔、乌烟瘴气之境,渲染出末日般的气氛,也许,这也是一种说教,但却失去了绘画艺术“尚美”的特质,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
          艺术以真善美为依归,真善是其内质,形美乃真善之表露,所以中国画所谓之炼形,是以画家的真与善所炼之形也。因其重内质(即真与善)而忘乎形之妍媸可也。所谓“得意忘形。”因 其忘故能随内美之驱使,即使变现妍媸美丑而皆不失其自然之趣也,与故意做作,以丑为美者当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      知识搜索
        More..
        名人堂
          More..
          艺术展讯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51(s)   5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387(mb)